Error 403: Forbidden

Saturday, August 04, 2007

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

我一直到安东尼奥尼死后的第三天,才从同事漫不经心的口中知道这个消息。之前一天的晚上,我还在想,“现在只剩下安东尼奥尼了。”而实际上,那个时候已经谁都不剩了。

安东尼奥尼也毕业于博罗尼亚大学经济学院,所以我对他很有好感。相比另一位杰出的意大利导演费里尼,安东尼奥尼的电影更加冷静,充满智慧。除去晚年被文德斯忽悠进去的《云上的日子》,我看过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也只有《冒险》和《放大》,哦,还有《呐喊》,很容易忘记这一部。他的作品带有技术出身的深刻烙印,崇尚系统性和高效的方法论,在很多时候甚至看不出意大利电影应有的炽烈感情。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,安东尼奥尼的确继承了由维吉尔、但丁一脉相传的悲天悯人的悲剧胸怀。

相比出生在费拉拉的安东尼奥尼,伯格曼则来自欧洲最北端的乌普萨拉。伯格曼的电影对我来讲相对熟悉一点。《第七封印》是我买的最早的DVD之一,然后是《秋天奏鸣曲》和《芬尼与亚历山大》两部罕见的彩色片。我对话剧从来不敢兴趣,于是对伯格曼的作品的兴趣也随着这三部晦涩的电影迅速消退。一直到去年,才又重打精神看了《穿过黑暗的玻璃》、《冬之光》和《沉默》,后来是《傀儡人生》。伯格曼的电影看起来有点吓人,所有的角色都歇斯底里得让你生怕他们会突然掏出枪来枪毙了自己,念台词念着念者就开始哭哭啼啼的。是的,伯格曼的电影充满了太多我无法理解的感情,我一直以为北方人是沉静内敛的种族。不过伯格曼的业余生活倒是十分丰富,他的访谈什么的都让我充满认同感。

随着这两位伟大导演的逝世,艺术电影的时代宣告终结。可能不久的将来,大家会大张旗鼓地哀悼戈达尔的过世。戈达尔果然比无敌爱人强不少,但是我不会把他认做艺术家。当然,毕竟安东尼奥尼和伯格曼也很久没有拍电影了,他们的去世很难说是世界电影事业的巨大损失,从这一点来讲,其实我们也不用太难过。

只是有点若有所失罢了。

Blog Archive

Contributors